“经过一个月的考虑,我做出了一个违背的决定,把祖传的秘方无偿捐献出去…”

不知道你是不是经常在电视或网络上看到这样一群“神医”他们出现在各个电道上,滔滔不绝地讲着各种疾病,就是推荐“神药”

近日,一则集合了多名“神医”语录的在网络热传。中,30多个“神医”纷纷称经深思熟虑后,违背祖训,将治病的“祖传秘方”贡献出来。社交平台上,有不少网友都将“神医”卖药的短当作笑料,将其戏称为“神医宇宙”3月1日,发文称,流窜到平台的“神医”们必须下线。

神医们集体“违背祖训”

下图这位西装革履的神医,道出了自己的苦衷,“累死也看不完”于是他思想斗争了一个月,最终做出了这个“违背”的决定。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1)

下图这位白发的老神医,也决定“违背”把山参野菌方捐献出来。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2)

这位面带“忧国忧民”神色的神医,也要“违背”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3)

这位神医,也做了这样一个决定:“违背”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4)

这位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神医也有独门秘方,同样,也要决定“违背”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5)

在一条集合了多名所谓“神医”语录的中,有网友统计,30多个“神医”要么穿着民族服装,要么以业内德高望重老专家身份出现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。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6)

所谓的“神医宇宙”其实是地方电视台虚假广告中经常出现的演员。在2017-2019年期间,这些虚假广告成为了B站鬼畜区的热门素材,被网友用调侃、恶搞的方式解构。这次“神医宇宙”的再度走红,是有人将B站up主“薄凉少年呀”在2020年3月制作的搬运到了抖音,再流传到了,逐渐引发了破圈效应的讨论。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7)

神医纷纷违背祖训,这当然不是巧合,背后是一个统一的脚本,一个惯用的套路,而卖药,才是他们的目的。实际上,这种行为已涉嫌违法。

2016年,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养生类节目和医药广告播出的》发布,严禁医疗养生类节目以介绍医疗、健康、养生知识等形式直接或间接发布广告、推销商品和服务。2017年,针对电视上泛滥的“神医广告”现象,相关部门开展了整治活动,公布了13个被查处的典型案例。随后,“神医”和“神医广告”基本在电视上消停,但却悄然转战网络,“神医诈骗”仍在上演。

2020年9月,重庆警方捣毁一个冒充“老中医”的网络诈骗团伙,该诈骗团伙就是抓住不少受害人迷信“老中医”“祖传秘方”的心理实施诈骗。经调查,诈骗团伙售卖的产品进价为16元一瓶,而假冒鼻炎药卖给受害人是6、700元一瓶,一个疗程就高达2000多元。该案共抓获77名犯罪嫌疑人,受害者多达13000余人,涉案金额3000多万元。

“神医”们卖的是什么药?

界面新闻整理出一份“神医与他们代言的药品”名单,但通过国家药品局官网查询发现,这些产品没有一个有药品登记备案。这也意味着,它们是妥妥的“三无产品”或者说是假药。

健康时报2017年曾报道,2014年以来,一位叫“刘洪斌(滨/彬)”的银发老太太,竟以9个不同身份,无缝切换出现在多个省级卫视上,推荐了近10种药品、保健品,成了炙手可热的当红“神医”

辣眼睛,一本正经地念着上述高度雷同的台词,神医们集体违背祖训,3月1日新华社发文称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(图8)

她的多重身份让人晕头转向,一会是祖传苗医传人,一会是蒙医第五代传人,一会又是北大糖尿病专家,一会又成了高级营养师。

当时,国家中医药局表示,虚假医药广告事件中的“刘洪斌”不具有中医医师资格,未在中医医疗机构任职,也不是所宣称的“苗医传人”相关中医药社会团体中也不存在广告中提到的“中华中医协会”“刘洪斌”相关行为违反了《广告法》《国家广电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养生类节目和医药广告播出的》等有关要求。“刘洪斌”代言的广告虽不涉及医疗活动,但其冒用“中医药专家”等名义,对中医药声誉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。

事实上,这些在前方表演的假专家只是药品或保健品的“形象代言人”包装出来的虚假身份、精心策划的节目效果,都是由其背后的强大利益方完全操控。生产企业、企业、广告公司和电视台则共同促成了这条利益链条。

而现在,这只“黑手”似乎又伸到了短平台。随着短平台的兴起,越来越多身穿各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在了大众视野科普医学知识。这其中,确实有好好做科普的医生,但也存在学历掺假、身份造假、或直接盗用他人身份的“假医生”

流窜到平台的“神医”们必须下线

3月1日,发文指出,当下,短平台已成为大家消遣消费的一个重要途径。然而,一些“神医”又开始盯上了这个市场并开始疯狂表演,污染了平台更值得警惕。

在平台上劲爆表演的“神医”并非医生,更非来自医学世家,不过是一群“群演”在按剧本演戏而已。“神医”是幌子,卖假药赚钱才是目的。消费者不但钱财被骗,疾病治疗也被耽误。“神医”公然行骗,部门必须依法严惩。

“神医骗局”屡打不绝,根本上还是由于违法收益大于违法成本。进一步完善体系、制度和手段,让长出“牙齿”方能形成震慑。同时,短平台等也要切实履行好,绝不能给“神医骗局”新的可乘之机,必须坚决让这些骗子下线。

卢祥勇王嘉琦

何小桃

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健康时报。

界面新闻、看看新闻、等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神医

《神医》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北京作协签约作家凸凹的作品,描绘了北京京西的历史、风情、传奇,是京味文学的最新收获。它描绘了北京京西的历史、风情、传奇,是京味文学的最新收获。小说风格独具,人的欲望和土地上的生态浑然交融,既描摹世象,又揭示人性,以悲悯的审视和批判为底色,深刻地揭示了民间的生存状态、情感样相和生活智慧,呈现出文化眼光、温暖叙事和人性关怀的艺术品质,是解读当下中国民间,对国民性进行反思的形象读本。小说的语言既有京西民间的幽默风趣,又有拉美小说的神秘荒诞,更有汪曾祺小说的妩媚品质。
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