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我们的,电影译制片(图1)

译制片,曾是一扇中国人民心目中不折不扣的“世界之窗”从诞生到现在,它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?昨天,著名配音艺术家刘广宁之子潘争带着新书《声魂》及译制片交响史话《众神的红舞鞋》走进上图讲座,为人们揭晓了答案。

身为“译二代”潘争从小在译制片厂大院长大,对许多不为人知的台前幕后熟稔于心。他透露,这两部作品是在作曲家陈钢的敦促下完成的,正式筹备这件事始于2014年。

这是我们的,电影译制片(图2)

彼时,有一件事给了他很大的刺激—当年,配音演员、导演乔榛在上海大剧院有一场演出,请了刘广宁等许多老配音演员来参与,这之中包括了赵慎之老太太,她是从南翔的养老院里边特地赶到上海大剧院的,来见见老同事老朋友。

“我跟她很熟悉,原来她是我们家的邻居,从小看我长大的,由于很长时间没见面,她拉着我的手叽叽呱叽叽呱说了一大堆,还约好过一段时间我去看望她,结果仅一个多月,她就因为心脏病突发走了。”潘争说,这给了他很大的警醒,再不立即动手去抢救这一段历史,恐怕真的要像陈刚老师所言,会慢慢流逝,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“如是真是这样的话,我会很自责。”于是,潘争在2015年的夏天开始着手采访,不仅访问了在世的老艺术家,还有已经离世的老艺术家的子女和现在的配音演员。他做了13场的采访,整理出了56万字的采访笔记,并基于这些采访笔记和自己对记过往时光的回忆,出版了《棚内棚外》

“《棚内棚外》的首发式也是在上海图书馆举办的,和我母亲刘广宁所著的《我和译制配音的艺术缘》同时发行。”潘争回忆:“2016年12月25号那天恰好是我的生日,全场的来宾一起为我庆祝生日,此情此景,永生难忘。”之后没过多久,他就开始萌发了一个念头,制片的历史,其实不仅是文字的历史,更是声音的历史。于是,便有了新书《声魂》及有声读物《众神的红舞鞋》这两部作品。

95岁高龄的配音表演艺术家苏秀评价:“《声魂》就是我们译制片厂的《清明上河图》”该书是《棚内棚外》的增订版,记录了上海译制厂从1949年创建伊始到1990年代初这四十余年黄金岁月的历史,内容翔实,具有深厚的艺术史和社会学价值。

这是我们的,电影译制片(图3)

译制片交响史话《众神的红舞鞋》则通过乔榛、刘广宁、曹雷、梁波罗、达式常、刘风、刘家祯、林栋甫、陈燕华、晨光等23位著名艺术家的诵读,不仅以他们经典的声音叙述了译制片的经典历史,而且嵌入了从1950年代开始至1990年代中期约140余部著名外国译制片中超过800个经典段落和音乐。

“这两部作品生动描绘了我们上海译制厂70年来所走过的道路,以及几代艺术家无与伦敬业精神和刻苦的求索精神。”在配音演员、导演乔榛看来,译制片不仅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—把国外优秀影视作品译介到国内;还有一种更深层次的意义—传承弘扬好中华民族优秀的语言文化跟语言艺术。“这是我们的,是我们的天职。”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译制片

译制片又称“翻译片”。把原版影片(多为外国影片)的对白或解说,从一种语言译成另一种语言,重新配音复制的影片。制作时,先将原版影片的对白译成另一种需要的语言;再由配音演员按照原版片画面中人物的思想感情,用逼肖的语调、口型,录成一条对白声带;然后与原版片的音乐、音响效果声带混录成为一条完整的译制声带,用以印制供放映用的拷贝。将本国影片从一种民族语言(或方言)译成另一种民族语言(或方言)的影片,也称译制片。由于时代的发展,译制片慢慢消退,“字幕片”有占据绝对主流的趋势。
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猜你喜欢